首页 - 现代言情 - 情深几许,一念成姻
情深几许,一念成姻

情深几许,一念成姻

作者:夏沫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18-07-06

开始阅读 iOS下载 iOS下载 iOS下载 iOS下载 安卓下载 安卓下载 安卓下载 安卓下载

奇热小说 手机扫码,快速下载

作品简介

心上人每天都在你面前上演现场直播是什么感觉,当然是绝不姑息喽。身为靳家的掌上明珠,黎雪的日常除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捉奸了。好不容易熬到毕业,终于有机会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却没成想,近水楼台有了,月亮却怎么也捞不着,那一夜之后,她和他的人生就彻底发生了改变。

第一章 我更喜欢肌肉男

“亲爱的,你能不能再好好想想啊,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他会对你负责吗?万一败了,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还年轻,不要这么想不开啊。”好闺蜜莫小小苦口婆心的劝说一根筋的黎雪。
  “败就败,我本来就一无所有,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了无牵挂。”镜子中的女人妖娆性感,黎雪很佩服自己的化妆技术,练习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派上用场,莫名的有点小激动。
  莫小小咽了咽口水,这个女人犯起倔来还真是阔怕,她面色严肃的看着黎雪:“小雪,我给你的建议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啊,换个人选也不错啊,干嘛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得了,宋冕还是留给你吧,我喜欢肌肉男。”黎雪妩媚一笑,粉嫩的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唇角,狐狸精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吧。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肌肉啊,有八块呢。”莫小小的样子像是在为那个叫宋冕的男人叫屈。
  “你见过?”黎雪贴在她的耳边暧.昧的问。
  “他哪儿我没见过,小时候还光着洗过澡呢。”
  “切,小时候的事情,你也值得拿出来说一说,要这么说的话,他还给我洗过澡呢,能说我们有肌肤之亲了吗?”
  “应该不算吧,如果我们生在古代或许就有了订娃娃亲的筹码,现在没戏。”
  没戏,今天她就得试试这编剧的工作,自编自导自演,这万一以后要是火了,钱可就都是她自己的了,别人分都分不走。
  看着她笃定的样子,莫小小心中莫名的心疼,为什么上天不能眷顾一下这个善良的女孩儿,非得让她承受这些本不属于她的痛苦呢。
  “小小,你不用担心我,我的人生注定要和他纠缠不清,放心吧,我没事。”黎雪不想小小为她担心,她依然执拗的坚持着,哪怕等待她的是万丈深渊,她也在所不惜。
  莫小小深深的叹气,希望她伤过了就会回头了,不要再去伤害自己了。夜,漆黑如墨,周遭的空气都是寂静的,一切悄无声息,出门前黎雪特意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度数最高的烈酒,酒壮怂人胆,酒后乱性,乱了她就忘记了自己是谁。
  拿着化妆镜,黎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总觉得比起那些女人,少了点什么,想了想,她拿出一支口红,浓妆艳抹,看起来风尘一点更入戏。
  她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人,说起来和她的关系有些复杂,她的哥哥黎江为他丢了命,他又把她带回了家。
  本来一出儿挺好的兄妹结缘的戏,生生让她演成了爱情剧,她无可救药的看上了他,从十五岁开始,但是他对她的爱一直视而不见,就算是知道了,也只是当成是一个女儿家的玩笑,一笑置之。
  世人皆说靳文薄情,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比换衣服都勤,但是他却从不把女人带回家,他说他不会结婚,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没有一个女人能走近他的心里。
  今天他约炮的对象是一个外籍模特儿,在靳家这么多年黎雪被靳文惯出个毛病,只要是用钱能摆平的事儿,那就都不是事儿。
  两百万买这个模特儿一晚,黎雪付出的代价可是不小,不过这个女人识实务,靳文不是她的菜,丢了她也不觉得可惜,什么都不用拿就换了两百万,她乐意至极。
  想着今天就要在他和其他女人厮混过的床上毁掉她最宝贵的东西,黎雪的心中就不禁生起厌恶,但是为了靳文,她决定忍了。
  轻轻勾起了唇,黎雪看到那了靳文的公寓里一片漆黑,但是她知道他现在在家,因为从别的女人口中得知靳文办事的时候从不开灯。
  一切都合她的心意,他有喝事前酒的习惯,这样就丝毫不用担心他会将自己认出来。
  夜风嗖嗖的往身上刮,但是黎雪的心在沸腾,虽然不知道那种事是什么滋味,但是她还是无比的期待,同样也有些害怕。
  穿不习惯太修身的裙子,过紧的一步裙让她走路有些困难,公寓的门没有关,是他为那个女人留的,她扶着墙跟儿一点一点的走过去,房间里一片漆黑,她有点不太适应。
  客厅的窗帘只合上了帘,依稀从外面透过来的亮光让她恍惚能看到靳文在笑,但笑中又带着一丝鄙夷,是啊,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泄欲的对象,女人只是一个代名词,只要顺眼,就没什么别的要求。
  他已经喝得有些醉了,神色慵懒得向黎雪招了招手:“过来。”
  妈蛋的,过你奶个腿儿,真当她是出来卖的了,随你大爷的呼之即来,挥这则去的。
  但是她是为了目的而来的,还是忍了吧。她慢慢吞吞的走过去,在离他还有段距离的时候,靳文便已心急的站起了身。
  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贪婪的吻着她,这吻中没有一丝的爱恋,完全是在发泄般的啃咬。
  他可能对黎雪身上的味道有些敏感,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说:“这个味道不太适合你。”
  黎雪妩媚一笑问道:“那你喜欢什么味道?”
  “荷尔蒙的味道!”靳文抿着唇,邪肆的说。
  黎雪从不知道他说这些情话的时候会这样的勾人,是啊,这满身的荷尔蒙的气息快让她沉醉了,他的每一次吻都会让她的身体颤抖。
  靳文在她的耳垂上用力吻了一下,气息喷洒到她的耳朵上,惹得她身体一哆嗦。
  “你的反应很青涩,别紧张,在我的印象中英国女性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连吻都没吻过,能不紧张吗?他说这不是废话吗?黎雪被他撩拨的口干舌燥,气息有些混乱。
  靳文魅惑一笑,修长的手指在黎雪的脸蛋上不轻不重的弹了一下:“我喜欢你的敏感。”
  听他这样的话,黎雪的胃里如翻江倒海般的难受,怪不得那些女人变着法儿的从他的身上捞钱,这炮友真他妈的不是好当的。
  他双手灵活的在她的身上游移着,黎雪感觉到她的青涩已经取悦到他了,从他轻笑的声音,就知道他对她很满意,她不禁有些窃喜。
  他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吐气,沾染了情欲气息让黎雪灼热难耐,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轻易的撩起她身上的那团火,炙热难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