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陈半仙道
陈半仙道

陈半仙道

作者:愚人

分类:玄幻小说

时间:2018-07-06

开始阅读 iOS下载 iOS下载 iOS下载 iOS下载 安卓下载 安卓下载 安卓下载 安卓下载

奇热小说 手机扫码,快速下载

作品简介

以第一人称为视角,表述懵懂少年吴亦川的天道生涯,在一个机缘巧合爱幻想的少年心中,开启了浮屠道骨,被求道山莫名道长收为徒弟,然后无忧无虑的生活山上,带着小师妹小米,为博求道,与尘世修道,一个针对小师妹的阴谋展开,牵扯出过往修道界仇恨故事,吴亦川查出最后幕后黑色竟然是陪伴自己长大的一个人,在最后决战时刻,求道之心爆发,全灭敌人,不过自己也受很严重的伤势,伤心的看着小师妹成仙,自己选择了孤苦与离别。

第一章话说出生


  话说其实我跟大家一样,做梦都希望自己有一个貌似很有背景的出生,对于自己那种普通的没招的过去,懒惰的自己其实也就想想,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最多是现在再找工作的时候,没事羡慕羡慕那种有背景的哥们儿,没事趴着电脑旁想如果,想那种看不见的虚无的美好未来,我就是这么一个无聊的人。
  我大学刚毕业,不得不说各种工作的经验已经很多啦接触了很多行业啦,也许有认识人会说,当然工作经验多啦,一个工作从来没做满过半个月的当然到现在我也从来没正事的拿过一份工资,也是怪自己啦,不懂得坚持。
  当然也会安慰自己就当时锻炼了呗,不知道自己这算是豁达呢,还是没头没脑呢!反正这不死不活的年纪也没人管了吗不是。
  好了言归正传说道我出生的问题什么的,为什么很清楚呢?因为有一个唠叨的老爸没事喝点,就找自己说道说道:我出生的时候是多么的危险,嗯是的大致意思是:我老妈难产,因为当时住在农村的原因,什么大舅爷二舅爷什么的都来帮忙啦!几个人换着将我跟我老妈,抬着担架去的医院一路上别提有多累啦!还不忘补充一句,老爸一直抬着就根本没换过。
  到了医院,才抢救下来的我们母子。
  因为是夏天那个天气热的,我老爸说当时几个长辈们都累虚脱啦!说道这里,我不得不谢谢那些,从我出生就帮助过我的长辈们。到了医院以后,安全出生啦,据说当时因为是早产的缘故,我出生的时候没有声音,吓的护士,打了我小屁屁,然后就哭啦!算是真真意义上出生了吧!
  不得不感慨那时候,医院也是比较黑的。我老爸说当时还塞给了主治医生块钱,才第一时间给我安排的手术,当然也可能是医院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吧!出生在医院呆了也没多久,就有人上门找我老爸商量事情啦,表达的意思呢:就是希望跟我换,拿他刚出生的女儿,由于自己家这一代出生的全是女孩的缘故,他们家老爷子希望有男孩继承香火当然中间还补偿五千块钱。
  老爸还非常实诚的说实话,他当时真心动啦,也做过考虑,但是最后还是考虑到我是我们家的第一个男孩,也许以后还要生孩子的话也不一定是男孩。
  那时候我们哪儿,跟现在可不一样生男生女都是一样的,那时候可真真的重男轻女。在老一辈人的观念里面,每家每户没有男孩那就是断了香火,那可是对不起祖宗的大罪。
  说这么多干嘛,这个大家都知道啦!我老爸最后还是拒绝啦!不过每次说这事老是爱嘀咕:那时候换了多好啊!女孩好管教多啦!哪像我这么让他烦啊!嘿嘿)。
  每次听这话,我也墨迹着,换了多好啊!换啦,我也不至于混这样啦!听我这话老爸就不接着说啦!一般瞪我一眼,我也琢磨着不能多说啦,也通常会赶紧的闭嘴
  交代到这个时候,那时候也算是喝着母奶长大的吧!不得不唏嘘哥也算是正经长大的,没吃啥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也就蹦蹦跳跳的不急不烧的长大一丁点啦。附近邻居大妈什么的,倒是现在老爱调侃我小时候是多么的调皮,小时候长的黝黑,还很壮的样子,也算是附近一霸,没事就欺负欺负附近同年龄的小孩什么的,倒是胖儿安大娘一直没事见着我就说:我小时候是多么的调皮,经常欺负他们家小子抢他吃的,我仔细一看这不是坑吗!这哥们现在咋就比我高这么多呢,嘿嘿偷偷一笑,欺负就欺负了呗!虽然现在没啥感觉了。
  尤记得小时候没多大的时候家里还是住着那种比较老式的瓦房,而且还是只有前后两间,旁边住的都是二爸,大爷家。
  房子周围都是那种小青竹,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后面房子,是一条季节性的小溪水,每年涨水的时候,感情好还能从山上面某个小池塘跑下来几条小鱼小虾什么的,那时候就是改善伙食的时候了,别笑,小时候能够吃上肉可不容易啦!
  现在回去玩的时候还是能依稀看着那破房子后面的小溪痕迹的,水什么当然全断啦山上的小水塘的什么的也早就干枯啦!可惜了那种,小鱼再也看不见啦,一到晚上基本上就是炊烟了了啦,老屋子用的是那种,很旧势的土灶,做饭的时候,烟雾什么的,基本上睁不开眼睛的,而且那种土灶什么的,基本上定期要做清理的,不然要想把饭做熟,那可就麻烦啦!烧的自然是那种山上那种比较常见的松树枝,什么的,那玩意儿是比较湿的,所以做饭的话,非常麻烦的。
  没正经的小时候倒是经常拿着那种小树条什么的,去后面的果树上,将那些橘子给打下来,也不吃的,就是小孩玩,打着开心。那时候山上的那种橘子树特别多,橘子漫山遍野的,平时大家也根本吃不完的。你要说非得卖出去的话,现在也记得很清楚市场好点电话也就是四毛钱左右吧!还得必须是那种比较鲜亮,看起来比较大个的,不然人根本不买,放现在根本不敢相信。
  那种红橘也许会问为什么会这么这么有印象呢,咳咳,这个放现在说的话也许你会觉得很荒唐的,就是n呢,在树上把那种有左右支开的叉子装的树条左右穿一个红橘子果子,放地上不断的像前面滚,整那事可老有意思啦!你还得必须选那种看起来比较圆润的而且大个的橘子这样才滚的起来,闲的时候小孩之间不只是攀比,非得在一起相互之间撞,看谁的比较好。
  那时候吃饭的时候基本是不在家吃的,当然不是说吃的不是自己家里面的,而是每一次吃饭总是端着一个很大的碗跑后面那条破破烂烂的小公路上,那时候基本上很多人吃饭都是在公路上的,听着长辈邻居们之间的互相调侃,吵闹。我记得老有人说那么一句话,你碗低下又虫子啦,也会有人傻呼呼的将碗翻过来,结果碗里的吃的全倒出来啦!然后大家就会围在一起哈哈的大笑,想半天事我应该没做过,话说我还是很聪明的,嘿嘿。
  每天晚上吃完晚饭的,农村里面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晚间活动的,不会像现在大家又那么多的电视,娱乐节目什么的足够自己玩到很晚的时间。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啦,村子里有了第一步电视就在我房子前面的一家人吧,我记得,我看得第一部电视剧是《西域记》那时候基本上每一天早上就开始单纯的渴望晚间时间的到来。我们看电视的必须很早就自己搬着凳子什么的跑人家那里坐在前面如果去晚了的话,可是没有地儿的,每天晚上在哪儿看电视的人基本上都围了好几圈,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着悟空的英雄形象八戒的可爱,脑袋里面就开始出现了第一次幻想,幻想自己是神仙,自己想变什么变什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腾云驾雾的感觉,也第一次对有些东西感到畏惧,开始觉得妈妈说的什么鬼啊神啊,是有那么一回事的。
  吃的什么的应该多是红薯跟玉米什么的吧,也不知道咋回事,因为什么原因,我只要吃肥肉什么的机会呕吐,老妈也带着自己去看过几次医生,反正也没好过。觉得最好吃还是土豆,特别愿意吃土豆,特别是那种比较嫩的那种,自己烧火的时候也会在偷偷的烧几个,当然不能被发现啦,不然一定会说你浪费的,嘿嘿。
  就这么穿着裤衩,到处奔跑着,在附近的小孩基本很多都是穿着比我们年龄稍微大点的穿过留下来的裤衩什么的,我最珍惜的一套衣服应该是一套全兴的球衣吧,短裤短袖的那种黄色看着特别可爱呢,那是我外公生日的送给我的呢。
  就这么奔跑着,这么回忆着,怀念着,结束了模糊的美好。